加入收藏

首页 > 经贸信息 > 内容

巴西展现粮食生产巨大潜力

发布时间:2014-01-09 10:43:25  来源:

       半月谈网驻巴西利亚记者 刘彤 南美大国巴西土地面积广阔、气候温暖湿润,拥有粮食生产得天独厚的条件。有专家指出,如果巴西发挥自己的潜力,可轻而易举地实现5亿吨的年产量,大大缓解世界粮食问题。但是十多年来,巴西粮食产量从来没有超过2亿吨。其根源部分在于其国内的种粮积极性受国际粮价影响大,难以提振粮食产量。
  
       未来看好

  巴西可耕地面积约1.525亿公顷,全国地势比较平坦,气候属热带和亚热带,非常适于农作物种植。如今,巴西是全球最大的蔗糖生产和出口国、第二大大豆生产和出口国、第三大玉米生产国,玉米出口居世界前五,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和鸡肉出口国。但是,巴西已耕种土地为4660万公顷,尚不足可耕地的三分之一。

  巴西主要生产稻米、大豆、小麦、玉米、甘蔗、杂豆、棉花等。据最新预测,受国际市场粮价上涨的刺激,2012年巴西粮食总产量将创历史纪录,达到1.633亿吨,比上一年增长1.9%。其中稻米、玉米和大豆产量占总产量的91%。玉米产量增长27%,大豆受旱灾影响减产12.2%,稻米也减产了14.9%。按地区看,巴西粮食产量呈从南至北递减之势,其中最丰产的南部地区总产量为6500万吨。位于巴西南部和中西部的巴拉那州、南大河州和马托格罗索州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57.8%。

  专家指出,只要国际市场价格持续看好,巴西就会扩大土地耕种面积,保证粮食生产持续不断地扩大。巴西农业部预测,未来八年内,巴西粮食产量有望比现在增长30%。到2020年,大豆出口量有望增长30%以上,玉米出口将增长80%以上。

  现实问题

  巴西农业供应公司的专家曾经估算,如果把现有可耕地面积算上,巴西完全可以实现年产粮食5亿吨。哪些因素影响了巴西粮食增产?目前 来看,影响最广泛的因素,是粮食流通体制――市场对生产的决定作用。

  历史上,巴西的粮食流通体制经历了由政府垄断经营到逐渐市场化的过程。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政府还通过直接的财政补贴,对粮食等主要农产品实行全面的价格控制。1985年起,政府逐步退出粮食流通,原来的垄断经营变为价格支持,即当市场粮价低于政府最低收购价时,粮食由政府按最低价格直接买入。随着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从1995年开始,巴西的粮食市场更加开放,逐步形成了多元化的粮食市场结构。

  目前巴西粮食市场经营结构主要由购销公司、农民合作社和经纪人组成。购销公司和农民合作社都以买断方式收购农民的粮食。粮食经纪人可以受买家或者生产者委托买卖粮食,从双方收取手续费。粮食交易大都通过粮食批发市场或期货市场进行。政府基本上不再直接干预粮食市场,转而构建了一套辅助性的粮食保护及调控政策体系。

  这套体系主要包括以下内容:一是期权合约补贴,即为粮食批发商购买期权保险,以便在价格下跌时予以相应的补偿。二是信贷政策支持,即规定所有商业银行必须将其投资的25%用于农业,以确保农业发展获得充足的资金保障。三是农业保险政策,即为生产者提供费用低廉的农业保险,以降低农业生产的风险。其他一些支持政策还包括大量投资农业科技研究、解决农民债务危机、实行促进农业合作计划和税收优惠政策等。

  巴西农牧业协会的专家指出,现有粮食流通体系更好地适应了农业发展,使政府卸掉了补贴粮食的沉重负担。巴西是个发展中国家,无法像美国等发达国家那样,为粮食生产提供巨额的补贴。上世纪80年代巴西遭遇恶性通货膨胀,就是对粮食等进行补贴造成巨大的财政赤字所导致。因此,粮食流通体系市场化的改革势在必行。

  但是,粮食市场化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其主要表现是制约了巴西充分发挥农业生产潜力,不利于国家粮食安全体系的建立。专家表示,由于发达国家长期给予农业补贴,导致国际农产品价格长期低迷,极大限制了像巴西这样有着巨大生产潜力的国家。同时,由于粮食储备基本上是商人的个人行为,考虑到成本他们往往不会储存很多粮食,这不利于巴西乃至世界应对粮食安全的挑战。

  因为国际粮价影响其生产潜能发挥,所以巴西极力反对干预国际粮价。每当世界粮农组织发出粮食供应危机警告,国际组织部分成员提出对国际粮价实施干预与控制的建议后,巴西都会立即表示强烈反对。2010年初在巴黎举行的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巴西与阿根廷联手表明态度,认为控制农产品价格将扭曲市场供求关系,引发全球粮食供应不足,从而对世界粮食安全造成冲击。

  另外一些不利因素也在制约着巴西粮食增产。例如劳动力成本较高,农业劳动力亦受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的保障,当前为每月622雷亚尔(约合311美元);税收较高,虽然有许多农业优惠政策,但需缴纳的各种税仍接近产值的30%;环保条件高,农民在开垦新的土地时,面临着苛刻和繁琐的环保审批手续。这些因素使巴西在追求粮食增产时,往往更愿意采取生产技术革新的手段。

  技术革新

  巴西农业部预测,未来近75%的粮食增产将来自农业生产技术的革新,剩余25%的增幅来自耕地面积的增加。到2020年,巴西粮食耕种面积将增至6970万公顷。

  大规模应用转基因技术,是巴西农业的一大特点。据农业生物技术应用国际服务组织(ISAAA)的数据,巴西2011年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到3030万公顷,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居第二位。该国2011年生产的82%的大豆、62%的玉米和29%的棉花都属于转基因作物。转基因技术使巴西粮食产量在过去20年间增加了一倍,至今仍是巴西农业发展的“发动机”。

  ISAAA驻巴西代表安德松 加尔旺认为,未来巴西会继续扩大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并使其成为粮食增产增收的最主要手段。2011年,巴西转基因的种植面积就比2010年增加了20%。

  乙醇燃料的发展也是巴西农业的一大特点。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的石油危机,给巴西经济带来了沉重打击。为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巴西政府制定了以甘蔗为主要原料的乙醇燃料发展计划。经过30多年的努力,巴西不仅掌握了生产乙醇燃料的成熟技术,而且成为世界乙醇生产和出口大国。近年来巴西甘蔗年产量达到约6亿吨,其中50%以上用于生产乙醇。乙醇产量达到近300亿公升,其中50多亿公升用于出口。

  目前,巴西乙醇生产成本大大降低(约每公升0.15美元),加上石油价格飙涨,乙醇的市场优势凸显。在此前提下,乙醇生产进入了纯市场化经营,政府基本上不再给予补贴。此外,巴西在乙醇与蔗糖生产上形成了良好的替代关系,即如果糖价下跌就多生产乙醇,反之亦然。这样,就很好地保障了甘蔗种植业和乙醇、蔗糖的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