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首页 > 经贸信息 > 内容

巴西财政长曼蒂加:巴西的经济革命

发布时间:2014-01-10 10:06:58  来源:

      据第一财经日报  巴西经济正在回到约4%的年增长率,并有望在2013年维持这一速度。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实施的结构性变革对未来增长有很大作用。在低利率、价格稳定、汇率更具竞争力、更低税负、投资资源充足和电价下调的推动下,巴西的快速扩张潜力正在增强 在过去的一年中,大型新兴经济体纷纷因发达国家危机引起欧洲的衰退和美国复苏乏力而遭受重创,特别是上半年。但2012年仍将成为巴西经济史上被人铭记的一年,这一年,巴西经济结构性变革得到了巩固。

    2008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类似于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这么说不仅是因为深度和持续时间,也是因为发达国家面对危机的政策错误和犹豫。令人担心的是,欧洲领导人总是无法就财政调整政策达成一致,从而为重振经济增长所必需的刺激措施创造空间。到目前为止,仍有财政余地的欧洲国家要求支出和投资的削减,这与增税一道抑制了经济活动,增加了失业,最终破坏了税收——因而也拖累了财政整固。

    在美国,尽管情况有些许改善,但不确定性仍未消除。除了2013年跌下“财政悬崖”的风险,主要问题依旧:缺少有效的反周期财政政策(如公共投资计划)以提振经济活动。相反,美国把全部力量用在了货币宽松上,发动了所谓的货币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全球投资者为了追寻高收益,纷纷涌向新兴市场,推高了它们的汇率。

    糟糕的国际环境主要通过外贸、加剧巴西市场竞争和造成在发达国家普遍存在的负预期冲击了巴西经济。 为了抗击衰退,巴西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政策,目前已经收到了明显的效果。主要变革是利率下降,与此一同下降的还有通胀目标,这促成了更具竞争力的汇率政策。这些政策与反周期财政政策一道,使巴西赤字和公债水平处于可控状态。

    更重要的是,政府政策将对巴西经济产生永久——事实上,是革命性的影响。这将在2013年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长期以来,巴西利率都是世界最高利率水平之一。除了恶化政府财政状况、给国家造成重大财政损失,高得反常的基准利率(巴西隔夜银行间利率)还阻止了企业家的“动物精神”,扭曲了资源配置,阻碍了房地产和资本市场发展,并造成了货币升值。

    长此以往,这些状况的持续破坏了国内产业的竞争力,不但妨碍了巴西产品的国际销路,就连在国内市场的稳步增长都无法保证。政府的宏观经济稳定措施与提升国家增长潜力的政策一道,让利率在过去十年中有所下降。

    尽管如此,在2011年之前,基准利率仍处在与巴西经济显而易见的强势和低风险不匹配的高水平上。降低借贷成本而不造成通胀,成为巴西总统罗塞夫年初问鼎宝座后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危机的爆发,特别是欧元区的危机,中止了全球的复苏,也增加了加速国内改革的紧迫性。

    降低利率的过程——以扎实的税收政策为锚,以消除制度壁垒(如储蓄账户补贴)为手段——在2012年下半年有所扩大,将真实年利率压低到2%以下。这使得巴西与其他国家的利率差显著下降,再加上在现货和期货市场上的积极干预政策,在爆发全球货币战争的情况下,将巴西雷亚尔汇率带到了更具竞争力的水平。

    除了这两大根本性变革,巴西政府还有后续措施。我们下定决心通过降低各种税率特别是工资税税率来减轻税务负担,从而在不损害工人购买力的情况下降低用工成本,而这正是巴西成为目前少有的维持低失业率的世界主要经济体之一的原因。

    财政也得到了现代化,税单电子化和其他行政改革加强了征税,同时抑制了地下经济。 为了加速经济增长,当务之急是刺激投资和制造业复苏,后者是受国际危机冲击最大的行业。我们推出了价值600亿美元以上的高速公路和铁路网计划,后续还有类似规模的港口和机场计划。

    在这些措施的作用下,巴西经济正在回到约4%的年增长率,并有望在2013年维持这一速度。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实施的结构性变革对未来增长有很大作用。在低利率、价格稳定、汇率更具竞争力、更低税负、投资资源充足和电价下调的推动下,巴西的快速扩张潜力正在增强。

    在这里,同样重要的是注意我们在结束巴西各州财政战争方面的努力。跨州ICMS(一种对商品和服务流通环节所征的税收)改革在继续进行,投资者将得到更大的法律和安全保障。我们还将寻求完成PIS/Cofins税(巴西过度复杂、为人所诟病的联邦企业发票税)的合并。

    在这些措施的推动下,巴西政府战胜各种国际环境挑战,成功保证了多年经济增长率超过4%,2013年也将是如此。唯有这一可持续增长之路能让巴西人均收入接近发达国家普遍水平。

    我们最希望的是,发达国家,而不仅是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能够为全球复苏做出贡献。如果我们携手共进,将能实现共赢。